新闻
Loading

办个手续“跑断腿”怎么破?这个小区电梯加装迈过三道坎儿

办个手续“跑断腿”怎么破?这个小区电梯加装迈过三道坎儿

办个手续“跑断腿”怎么破?这个小区电梯加装迈过三道坎儿

咱们的电梯什么时候能建起来啊?”楼前蓝色的施工围挡立了一年多,就是不见动静,不晓内情的居民有些着急了。青年湖北里西区6号楼二单元居民的平均年龄超过60岁,年纪最大的近90岁,大伙儿都盼着早点儿安上电梯解决上下楼难题。从2019年底盼到现在,意向书签了,施工人员也进场了,可电梯一直没有“冒”出地面。原来,这部电梯在加装过程中遇到了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。居民发起人、电梯安装单位一路披荆斩棘,眼下终于渡过了最难的关卡,新电梯有望在60个工作日内加装完成。

深挖的电梯基坑内增加混凝土池子,解决了渗水难题。

开局顺利

居民一致同意

“我今年54岁,住在楼里的人我大多都得喊叔叔阿姨。”居民黄先生的一句话,既道出了楼里居民的年龄结构,语气里也暗含着老人们上下楼难的这份酸楚。和大多数没有电梯的老旧小区一样,住在青年湖北里西区6号楼的老人们,每天爬楼呼哧带喘,不歇上几起儿都到不了家。

黄先生家住6层,是这栋楼的最高层,老父亲两次突发疾病,需要四五个人才能抬下楼的场景至今仍历历在目。随着老楼加装电梯的媒体报道越来越多,2019年,黄先生萌生了加装电梯的想法,也由此成为该单元三位居民发起人之一。

“我老看这类报道,知道最难的就是统一邻里的意见,毕竟是要花钱的事儿,要是有居民不同意,那可真难办。这是第一道要迈的‘坎儿’。”黄先生说,当时尽管也有顾虑,可还是愿意试试看,正赶上“一门一策”开始推行,难度已经降低了很多。

“除了有好政策,我多少还有点人缘。”青年湖北里西区6号楼是原北京市物资局的宿舍楼,住在楼里的都是原产权单位的老职工,黄先生属于职工子女,和“叔叔阿姨”们沟通这件事,黄先生心里多少有底,“都是看着我长起来的人,一方面我的话老人们能听进去,另一方面大家也都有这个需求。”

黄先生联系了电梯的加装单位xx公司,并拿到了居民意向表,挨家挨户做工作,不出一个月便有了结果,二单元居民无一反对。黄先生说,特别感谢一层的两家,加装电梯对他们来说没带来什么实惠,可也痛痛快快签了字。

二单元一共12户,其中只有一户是后搬来的新邻居,这位新邻居非常理解老人的难处,不但不反对,还成为加装电梯的发起人,跟黄先生一起研究相关的流程和政策。眼看加装电梯的愿望离实现越来越近了。

2019年底,电梯加装单位到东城区住建委备案,在加装电梯试点确认函下达后,青年湖北里西区6号楼二单元加装电梯工程正式立项。黄先生长舒了一口气,“不白忙,真是挺顺的,叔叔阿姨们知道马上要装电梯了,也都很高兴。”

急转直下

办个手续“跑断腿”

2020年一开年,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正常的生产生活带来了巨大影响,青年湖北里西区6号楼电梯加装工程因为疫情无法施工而搁浅了。直到下半年,加装电梯的事情才重新提上日程。殊不知,前方不是曙光,一道道“坎儿”接踵而至。

老楼门前有燃气管线、自来水管线以及污水管线,开挖电梯的基坑涉及“三线”的改造,其中至关重要、首先要改的是燃气管线。电梯加装单位开始跑手续才发现,这竟是一场漫长的“马拉松”。

“改燃气比改自来水、污水管线的手续繁琐多了。”电梯加装项目负责人介绍,首先需要居民楼产权单位出示产权证盖章,证实产权归属,然后要产权单位出具燃气改造委托授权书,最后还需要一张证明——加装电梯的居民楼属于正常居民住宅而非违建。“其中第三项手续是最难的,因为我们都不知道这个证明找谁来出。”

其实,从2016年起,随着鼓励政策的不断加持,老楼加装电梯的审批流程进一步简化,很多证明都已取消,自然也找不到相应的权责部门。为了开“非违建”的证明,电梯安装单位首先找到规划部门,被告知加装电梯已经属于“绿色通道”,规划部门没有开此证明的程序。接着找属地街道,得知属地也没有这项职能权限。最后,电梯安装单位又和居民楼的原产权单位反复沟通,起初也因没有权限而遭到拒绝。

磨了足足半年,反复研究政策,6次登门拜访,工作人员的执着最终打动了青年湖北里西区6号楼的原产权单位,三道手续终于跑全了。今年初,楼前的燃气管线改造工程正式实施,加装电梯终于有了眉目。

再遇难题

基坑为啥老是湿的

今年5月,在楼前所有管线改造完毕后,加装电梯的施工作业步入正轨,安装单位按照设计图进行地勘后结果正常,土壤中虽然发现少量水分,但不影响施工。但是,就在基坑下挖1.5米后,前所未有的难题又摆在了眼前。

“基坑里面开始渗水,老是潮湿的。”项目经理张旗看到这个情况,不禁有点着急了。最初的判断是,周边是不是有自来水管的支线,如果是管道漏水就比较麻烦,因为老居民楼前的管线排布错综复杂,究竟是哪里漏水很难找出来。

张旗说,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,不像是自来水管漏水,“如果是自来水管爆了,时间长了肯定会因为水的冲刷出现泥土流失的现象,但现在看仅仅是土层湿润,缓慢渗水,没有流水的迹象。”

但是这个结果并不意味着可以松一口气,排除了自来水管漏水的可能,更担心的情况是挖到了地下水,如果真是地下水就不敢再深挖了,一整套设计方案就此也要“泡汤”了。

烦闷之际,张旗到周边四处转悠,无意间发现了新情况,青年湖北里西区6号楼邻近两大公园,南边是青年湖公园,北边是柳荫公园,这俩公园都有湖泊,张旗目测,两片湖泊的水大致也在地面以下1.5米,顿时有了新的猜测。

“土层里的水分,不排除与这两片湖泊有关。平时如果不挖坑,地下的压力是均衡的,挖开坑以后出现了失压,水有向压力低的地方流淌的特性,所以坑周边的土层才会湿润。如果能把土层堵上,压力恢复,水就不会再渗过来了。”张旗分析。

于是,张旗领着施工人员继续下挖,当基坑下挖到2米的时候,施工人员发现下方的土层是干燥的,渗水层只存在于地下1.5米上下的位置,这和张旗的预判是吻合的。这个难关看来能有惊无险地渡过了。

6月25日,新的施工方案诞生了,施工人员将基坑深挖到了3.5米,随后在基坑内修建了一个混凝土池子,混凝土墙壁紧紧贴合基坑内壁,在解决渗水问题的同时,也平衡了土壤压力。经过三次浇筑,至6月底,这个特殊的新电梯基坑终于修建完毕。张旗说,在他经手的老旧小区加装电梯的案例中,这样的困难和这种特殊的办法都是第一次。

最后冲刺

材料搬运吊装主要靠人工

披荆斩棘,再过不久,青年湖北里西区6号楼二单元的新电梯即将拔地而起。后面还会遇到什么“坎儿”吗?张旗说,答案是肯定的,一些新困难已经在预料之中,但是经历了这么多风雨,最后的“坎儿”一定要迈过。

青年湖北里西区6号楼的院门比较特殊,是在一栋临街居民楼下“掏”出来的门洞,目测高度不足3米,这意味着大型工程车没法开进来。“材料的搬运与吊装,大多只能靠人工来完成。”张旗说,以钢结构为例,外挂式电梯的钢梁原本是6米长,采取人工配合小型吊装机进行安装作业的话,钢梁的长度需要缩减到3米,搬运、吊装的人工成本要增加,焊接的工作量也几乎是翻倍的。

“今年夏季雨水较多,也要考虑天气影响。”张旗说,焊接的作业量大,该过程需要让钢梁保持干燥,如果钢梁被雨水打湿,焊接作业导电会带来安全隐患。“预计这部新电梯将在60个工作日内加装完成并达到竣工验收标准。”

记者手记

别让手续绊住脚

青年湖北里西区6号楼加装电梯的过程可谓一波三折,但也算是幸运的。记者探访时了解到,周边还有一栋居民楼也在加装电梯,但因为卡在手续上,两年都没有进展。

老楼加装电梯是北京市重要的民生实事项目,也是一项贴心的惠民工程,不仅享有政府补贴,还不断有政策加持。2016年,《关于北京市既有多层住宅增设电梯的若干指导意见》的出台,大大简化了审批流程;2019年,“一门一策”的倡议,缓解了因为居民意见难统一导致加装计划一再落空的难题;2020年,《北京市老旧小区综合整治工作手册》更进一步明确,既有多层住宅加装电梯,不再采取一票否决,双三分之二业主同意且其他业主不持反对意见就可实施……随着老楼加装电梯面临的诸多难题被一一破解,居民得到的实惠越来越多,惠民工程深入人心。

不过我们也看到,目前近2000部新电梯的数量,距离庞大的需求而言并不算多。当前阻碍老楼加装电梯的,还有不少新坎儿。手续难跑就是其中一道。比如只要流程中涉及到产权问题,因为规定不统一,层出不穷的证明材料不知道谁来开,更不知道有没有必要开;一些老产权单位随着时代发展“关停并转”,公章流向难追踪,少一个章就可能导致整个手续白跑……

居民们期盼政府部门能进一步研究消除政策规定上的掣肘,让各相关单位的“条条框框”无缝对接,让手续流程更加简化便捷,把加装电梯这件民生实事办得更实更好。

文章来源:北京日报

如有侵权,联系立删

返回列表
  • 客服热线 400-6651-666

联系我们

贵州中航电梯有限责任公司

地址:遵义市汇川区高坪工业园峨眉山路

贵州天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

扫一扫,关注我们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