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
Loading

免费安装,付费使用!云南首例“共享电梯”来了

免费安装,付费使用!云南首例“共享电梯”来了

“后期费用好商量,先装上电梯再说……”4月10日,在位于昆明市五华区丰宁街道春晖路6号的省委党校生活区,4个单元的电梯加装项目已恢复施工。看着蓝色围挡内的电梯井,居民面带笑容地谈论着,长期以来上、下楼不方便的难题终于快解决了。

这一电梯加装项目实施主体为北京富通孝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(下称“富通孝宇公司”)。项目采用“免费安装、付费使用”方式,由企业免费安装电梯,居民则按次、月或年付费使用。这也是云南省首次采取租赁模式安装的外挂电梯。

对于居民来说,

不用出钱就可安装电梯,

确实是一件民生实事。

但是,

也有人提出质疑:

电梯使用、维护的权责咋划分?

企业该如何从这种模式中盈利?

“共享电梯”真有那么美好吗?

省委党校生活区电梯加装项目已恢复施工。

试点 · 打造“共享电梯”在昆样板工程

近年来,随着共享单车、共享汽车等在各城市兴起,“共享电梯”也逐渐进入人们视野,被视为共享经济时代的又一方向标,特别是对于老旧小区较多的昆明来说,既是急迫的现实需要,也有着巨大的市场需求。

按照云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、省发展改革委、省财政厅联合印发的《关于加快推进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从2019年至2021年,要基本完成全省老旧小区改造提升工作。

今年,昆明市将完成约200万平方米老旧小区的改造,改造内容就包括道路修补、绿化补栽、下水道疏通和电梯加装等。

位于春晖路6号的省委党校生活区,就在昆明首批老旧小区改造名单之上。五华区丰宁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介绍,选择这个小区作为试点,有着诸多现实考虑。省委党校生活区共有24个单元,每栋楼有7层,300多户住户中大多都是退休老人,其中,65岁以上的老人比例更是达到半数以上。小区没有电梯,对于腿脚不便的他们来说,安装电梯无疑是“刚需”。

去年以来,丰宁街道按照“政府引导、业主自愿、因地制宜、试点推行”原则,引入富通孝宇公司云南分公司参与“共享电梯”安装工作。经过多次实地勘测和安全评估,省委党校生活区共有16个单元符合电梯安装条件,目前在试点推进的是1栋2单元、3栋2单元和5栋1、2单元共4部电梯安装。

“‘共享电梯’模式一方面可以解决资金不足问题,另一方面也能缓解费用分摊引起的邻里纠纷。”丰宁街道相关负责人说,工作中,他们采取党建引领、民情恳谈、统筹协调“三步走”战略推进电梯安装,最终征集到2/3以上的业主签字同意。

2019年12月,项目动工。春节前夕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共享电梯加装项目不得不暂时停工。

随着“复工潮”的到来,项目承接方经与街道、社区多次协商,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,于4月10日恢复施工,预计在35个工作日内完成省委党校生活区4部“共享电梯”的安装,并以此作为昆明打造“共享电梯”的样板工程。

省委党校生活区4部“共享电梯”的安装预计在35个工作日内即可完成。

运营 · 以新模式实现企业居民“双赢”

对于居民来说,前期电梯安装不用出钱,大家更关心的是后续使用费用。对此,富通孝宇公司云南分公司投资拓展部经理刘远瑶介绍:“1楼不存在使用费用,我们初步考虑2楼和3楼每次使用付费0.2元,4楼和5楼每次为0.25元,6楼和7楼每次为0.3元。居民还可办理月卡和年卡,年卡最高不超过800元/年。对于大家来说,这个费用是很实在的。”

对于住户关注的噪音大不大、是否影响采光等问题,省委党校生活区的4部电梯均为无机房电梯,运行声量可低至30分贝以下;其外立面是玻璃幕墙,也不会影响到住户家里采光。安装完成后,试运行阶段将不收取乘坐费用。除刷卡外,居民也可使用指纹、人脸识别、手机扫码等方式付费乘坐电梯。

“在电梯使用费方面,由于目前云南省、昆明市均无定价指导,我们也是参照公司在北京、江苏等地的标准来指定的。”刘远瑶说,一旦省、市有了相关标准,则遵循本地规定收费。

“装电梯不要我们出钱,只是乘坐才付费,而且价格也就几角钱,我们都觉得挺划算的!”居民王明丽老人说,5年前,老伴摔了一跤,右腿摔断了,出行基本靠轮椅,住在6楼的他们上下楼很不方便。等电梯装好后,每天都可推老伴下楼转转了。

对于居民来说,“共享电梯”既免除了前期较高的安装费用,后期使用费也在可接受范围之内,无疑是一件好事;但对企业来说,前期投入费用又该如何收回,并实现盈利呢?

从业近10年的某加装电梯公司项目经理叶先生算了一笔账:目前,每部电梯的安装费在35万元到40万元之间,使用寿命20年。住户每年付费在8000元到10000元,仅够维持一台电梯的运行、维护支出。“企业建一台共享电梯差不多要25年才能回本,并且需要巨额的周转资金。这种投资巨大、回报周期长的商业模式是否能长久?”

对此,刘远瑶称,“共享电梯”盈利的核心在成本控制和运营模式。“一方面,公司拥有电梯轿厢广告收益;另一方面,我们计划在‘共享电梯’覆盖的小区将互联网与物联网相结合,匹配物流公司,从为居民提供的家政、养老等服务中,以后期大数据为公司寻找盈利点。此外,电梯产权在公司,还能以动产做质押担保债权,拓展公司的融资渠道。”

“我们估算过,云南的电梯缺口约有13万台。按照每台电梯覆盖10户计算,用户群可以达到130万户,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。”对于这种新的商业模式,刘远瑶说“很有信心”。

实际上,也并非所有小区都适合“共享电梯”安装。业内人士表示,老旧小区加装“共享电梯”需要考虑物权所有、消防安全、不在政府规划红线内等条件。同时,房屋安全等级还要达到B级以上。目前,除了省委党校生活区外,昆明学院西二院教职工住宿区、云南旅游职业学院也都符合电梯安装条件和标准,各点施工情况正在陆续推进。

昆明有老旧小区加装电梯。(资料配图)

声音 · 需要更完善的法律和技术标准支撑

不管怎么说,

很多市民期盼的“共享电梯”,

即将在昆明有了落地样本。

毫无疑问,

“共享电梯”在昆明的“试水”,

对“悬空老人”上下楼难题的解决

提供了一个方向。

但是,

“共享电梯”项目实施

参照标准是否健全?

是否还存在未知法律风险呢?

对此,

记者采访了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,

以及更多业内人士。

“老旧小区加装电梯尚未纳入建筑体系,不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行政审批范围之内,其报备、联合审批的牵头部门都没有明确。”五华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相关负责人说,严格来讲,这只是居民、物业与企业之间的商业行为,同时还需要满足特种设备安全许可等条件。

该负责人也表示,虽然《云南省城市既有住宅增设电梯指导意见》已出台,但市、区的实施细则尚未明确,电梯安装的报备、联合验收等程序面临着“无规可依”的窘境,而依靠业主自行组织申请安装,程序复杂、周期较长。“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新方向,对群众来说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
昆明市政协常委、民进昆明市委副主委石磊对此持同样观点:“新事物的诞生,肯定要有人先迈出第一步,南昌等地就专门出台了补贴鼓励政策。可以参照现有国标先行先试,在试的过程中发现问题,总结经验,获取相关参数,再来制定细则,促进地方标准的制定和完善。”“过去一段时间来,我们一直在昆明市推广‘公交式电梯’的安装工作,但效果不太理想,究其原因还是在于前期安装费用上。这种模式解决了前期安装费用这个最大难题,具有可复制性和可推广性。”石磊说,市政协此前也向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提出过建议,可从拨付专项资金、小区维修基金等方面来达成“共享电梯”的安装。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饶宝静认为,“共享电梯”可能存在的法律风险主要在于后期的维护和使用中。比如,用户自身使用不规范致使电梯受损、因电梯质量问题造成用户个人利益损失、个人隐私与相关信息泄露等。另外,电梯的管理维护属于特种行业作业,专业化程度高且涉及业主、物业、电梯厂商、维保公司、质监部门等多方利益主体,电梯后续管理维护的一大难点就在于各方信息不对称、不透明,容易导致矛盾激发,各方互不信任,影响居民的日常出行。“目前,‘共享电梯’尚无政策依据,政府也缺乏相应有效监管措施,这种模式是否可行还需要多方考量。如出现纠纷,协商不成可依法通过民事诉讼途径解决。”“无论采取什么方式,只要安全、便捷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。”刘远瑶说,他们也希望借助这一“样板工程”,促成老旧小区加装“共享电梯”实施流程的完善,并在云南各州市得到进一步推广。

返回列表

联系我们

贵州中航电梯有限责任公司

地址:遵义市汇川区高坪工业园峨眉山路

贵州天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

扫一扫,关注我们公众号